石油巨头能不能脱离石油零售市镇,搧了定价机制耳光

近日,有关中石化、中石油正在商讨逐步停止成品油批发的消息,极大地刺激了民营加油站的神经。对此,中石化、中石油予以否认。不过,中石化2011年成品油批发量确实大幅萎缩了13.5%,零售量则大增14.4%,其旗下自营加油站增加了505座。而且,两巨头均在年报中表示,2012年将进一步减少成品油批发,增加直销和零售的比重。(《京华时报》4月11日)

近日,有关中石化、中石油正在商讨逐步停止成品油批发的消息,极大地刺激了民营加油站的神经。对此,中石化、中石油予以否认。不过,中石化2011年成品油批发量确实大幅萎缩了13.5%,零售量则大增14.4%,其旗下自营加油站增加了505座。而且,两巨头均在年报中表示,2012年将进一步减少成品油批发,增加直销和零售的比重。(《京华时报》4月11日)

近期,京津地区部分加油站的成品油价格纷纷下调,华东、华南市场也出现较大规模的成品油降价促销现象,部分加油站的油价甚至比调价之前更便宜。据报道,民营加油站是本次“价格战”的主要推手,在其带动下,中石油、中石化旗下的部分加油站也加入降价促销行列。

从眼下情况来看,两巨头否认“停批”成品油是可信的。据新华社记者调查,在上海及其他一些城市,由于成品油供应充足,很多民营加油站正在降价促销,打起“价格战”,中石油、中石化的一些加油站也被迫加入降价行列(《中华工商时报》4月12日)。然而,两巨头逐步“减批”成品油,看来也是实情,因为他们去年已经开始这样做了。

从眼下情况来看,两巨头否认“停批”成品油是可信的。据新华社记者调查,在上海及其他一些城市,由于成品油供应充足,很多民营加油站正在降价促销,打起“价格战”,中石油、中石化的一些加油站也被迫加入降价行列(《中华工商时报》4月12日)。然而,两巨头逐步“减批”成品油,看来也是实情,因为他们去年已经开始这样做了。

成品油降价促销无疑为消费者所喜闻乐见,但细加品味,这种“价格战”其实包含着某种尴尬与讽刺。

石油巨头减少成品油批发,当然不是要将批发市场拱手让给民营油企,而是要把成品油更多地供应给旗下的加油站,或直接销售给用油大户,以增加自身零售比重、扩大零售市场份额。根据成品油定价机制,成品油最高批发价按最高零售价每吨倒扣300元确定,即每吨成品油至少有300元的批零差价,石油巨头增加自身零售比重,就是要把这一块利润更多地纳入囊中。

石油巨头减少成品油批发,当然不是要将批发市场拱手让给民营油企,而是要把成品油更多地供应给旗下的加油站,或直接销售给用油大户,以增加自身零售比重、扩大零售市场份额。根据成品油定价机制,成品油最高批发价按最高零售价每吨倒扣300元确定,即每吨成品油至少有300元的批零差价,石油巨头增加自身零售比重,就是要把这一块利润更多地纳入囊中。

最近一次成品油价格上调于3月20日,每吨大涨600元,油价正式步入“8元时代”。消费者为此叫苦不迭,而国家发改委相关人士却表示,根据成品油定价机制,此次成品油价本应每吨上调700元左右,因考虑到社会承受能力才降低了调价幅度。两大石油巨头也忙不迭地声称,此次油价上调并未到位,让消费者只能痛并感激着。

显然,石油巨头“减批”成品油,与近年来他们动不动对民营加油站“限供”、“断供”一脉相承,无论从目的还是结果来看,这种策略一方面会强化石油巨头在零售市场的支配地位,另一方面使得民营加油站的生存空间日渐逼仄。

显然,石油巨头“减批”成品油,与近年来他们动不动对民营加油站“限供”、“断供”一脉相承,无论从目的还是结果来看,这种策略一方面会强化石油巨头在零售市场的支配地位,另一方面使得民营加油站的生存空间日渐逼仄。

近期国际油价并无太大波动,既然国内油价没有上调到位,而无论石油巨头还是民营油企都不可能做亏本买卖,那么按理说,市场上应该出现“油荒”才是。但市场的反应恰恰相反,“油荒”没有出现,成品油“价格战”反倒硝烟弥漫,这说明什么呢?

石油巨头在零售市场极为强势地垄断扩张、攻城略地,想必是所向披靡,民营加油站或将面临新一轮倒闭潮。2008年,因被石油巨头卡住“脖子”,全国约三分之一的民营加油站倒闭。在接下来几年里,每出现一次“油荒”就会有一批民营加油站倒下,而很多倒下或陷入困境的民营加油站,正是石油巨头的“收编”对象。据中国商业联合会石油流通委员会会长赵友山透露,民营加油站所占比例近年来持续下降,目前仅占46%,实际销售量可能不到三分之一。

石油巨头在零售市场极为强势地垄断扩张、攻城略地,想必是所向披靡,民营加油站或将面临新一轮倒闭潮。2008年,因被石油巨头卡住“脖子”,全国约三分之一的民营加油站倒闭。在接下来几年里,每出现一次“油荒”就会有一批民营加油站倒下,而很多倒下或陷入困境的民营加油站,正是石油巨头的“收编”对象。据中国商业联合会石油流通委员会会长赵友山透露,民营加油站所占比例近年来持续下降,目前仅占46%,实际销售量可能不到三分之一。

亚洲必赢网址bwin,它至少从一个侧面说明,国内油价不是没有上调到位,而是调过了头,说明成品油定价虚高,高于应有的市场价位,否则怎么会出现降价促销“价格战”?油价是否合理、是否虚高,民众说的不算,官方说的也不算,市场才是最客观、最权威的验证者。油价刚刚上调就出现降价大战,说得难听点,相当于成品油定价机制挨了市场一记耳光,很尴尬,很难堪,很没面子。当然,很没面子的还有“油价上调并未到位”云云。

石油巨头强势垄断着原油开采、进口、炼化以及成品油批发等环节,现在又要将成品油零售市场完全变成自己的地盘,降价促销的“价格战”未来怕是很难打起来,整个石油产业链将彻底“江山一统”,形成牢不可破的垄断堡垒。

石油巨头强势垄断着原油开采、进口、炼化以及成品油批发等环节,现在又要将成品油零售市场完全变成自己的地盘,降价促销的“价格战”未来怕是很难打起来,整个石油产业链将彻底“江山一统”,形成牢不可破的垄断堡垒。

实际上,成品油“价格战”大多爆发于油价大幅上调之后。比如2009年6月30日,成品油价格每吨大幅上调600元,仅过了几天,市场上的降价促销战便狼烟四起,实际零售价下跌幅度最多达500元/吨,几乎抵消了几天前的油价涨幅。

2005年2月,国务院颁布“非公36条”;2010年5月,又颁布“新非公36条”,其主题都是放宽准入,鼓励和引导民间资本进入垄断行业。温总理在今年全国两会前表示,今年上半年一定要把“新非公36条”的实施细则制定出来。中央的政策很明确,然而,民资进入垄断行业面临的是“玻璃门”、“弹簧门”。比如石油行业,大门是敞开的,可门口站着两个彪形大汉,不让他者入内,一些民资好不容易挤进去,但没水喝、没饭吃,只能灰溜溜地败下阵来。

2005年2月,国务院颁布“非公36条”;2010年5月,又颁布“新非公36条”,其主题都是放宽准入,鼓励和引导民间资本进入垄断行业。温总理在今年全国两会前表示,今年上半年一定要把“新非公36条”的实施细则制定出来。中央的政策很明确,然而,民资进入垄断行业面临的是“玻璃门”、“弹簧门”。比如石油行业,大门是敞开的,可门口站着两个彪形大汉,不让他者入内,一些民资好不容易挤进去,但没水喝、没饭吃,只能灰溜溜地败下阵来。

现行成品油定价机制问题多多,需要改革,官方与民间对此已达成共识,但是,人们常说的问题主要是指22个工作日太长以及参考的国际油价不合理。殊不知,现行定价机制的最大问题在于所依据的基准油价虚高。众所周知,该定价机制确立于2008年底,当时,受国际金融危机等因素的影响,国际原油价格畸低(最低时每桶跌至30多美元),而国内成品油价格虚高。这样,当初定价机制其实建立在国内虚高油价的基础上,既然初始的基准油价虚高,那么后来无论定价机制如何运转,油价或涨或跌,国内成品油价格都难免虚高。

石油行业垄断的最大理由是“石油关系到国家的能源安全”,那从原油到成品油批发均由石油巨头垄断经营,这足以保障“能源安全”了吧?至于成品油零售,则完全可以交给民间资本经营,石油巨头在成品油市场的垄断扩张应受到遏制,至少应对其市场份额予以必要限制,甚至应让其逐步退出成品油零售市场。

石油行业垄断的最大理由是“石油关系到国家的能源安全”,那从原油到成品油批发均由石油巨头垄断经营,这足以保障“能源安全”了吧?至于成品油零售,则完全可以交给民间资本经营,石油巨头在成品油市场的垄断扩张应受到遏制,至少应对其市场份额予以必要限制,甚至应让其逐步退出成品油零售市场。

由此就不难理解,为什么按照定价机制油价尚未上调到位,而市场上却出现了降价促销的“价格战”。可以说,每一次成品油“价格战”都将定价机制推向尴尬、难堪的境地,让其不合理性暴露无遗。

每次成品油“价格战”都是民营加油站率先挑起来的,他们是降价促销的主要推手。但让人担忧的是,据报道,为了更多地赚取成品油零售利润,中石油、中石化去年减少了成品油对外批发量,同时大量扩张自营加油站数量,将更多成品油直接供给旗下的加油站。而且,两大巨头的年报都表示,今年将进一步减少成品油批发,增加自身零售的比重。石油巨头在成品油零售市场上强势扩张,无疑会加剧垄断,民营加油站的生存空间将更加逼仄,直至可能被彻底挤走。

可以想像,当石油巨头完全控制成品油零售市场,当从原油开采、进口、炼化到成品油批发、零售都被石油巨头“一统江山”,形成垄断堡垒,那么无论成品油库存多么充足,无论政府定价多么虚高,无论加油站的利润有多么丰厚,恐怕都不会出现降价促销的“价格战”。

You may also like...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网站地图xml地图